• <td id="00uus"><option id="00uus"></option></td>
  • 獨家視點

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獨家視點

    鋼企“走出去” 入鄉先問俗

    來源:    發布日期:2016-3-30 10:57:12

    春節剛過,在某鋼鐵項目承建單位工作的王經理就在準備著出國公干了。以往,他的主要任務是為國內的大型鋼廠做技術支持,長年落腳在河北、河南、遼寧等鋼鐵行業重鎮。“國內一些大型鋼廠已經走在轉型的路上了,相關業務有所收緊。”王經理告訴國際商報記者,當前,伊朗、印尼、白俄羅斯等新興經濟體需求正勁,紛紛向中國的鋼鐵公司示好,這次他就是要趕赴印尼工程的現場。

    近年來,隨著中企國際產能合作范圍的加力拓展,身負“調整結構、提升效率”重任的鋼鐵企業“走出去”的步伐不斷加快。國際商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作為“走出去”的主體,中國鋼鐵企業積極落實政策導向、呼應市場需求,“走出去”量質齊增,前景看好。同時,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鋼企“出海”進程中“水土不服”的情況,這也成為“走出去”的鋼企所面臨的一項嚴峻課題。

    前期準備應更為細致

    中國中信集團和澳方合作的在澳鐵礦石開發項目就是鋼企“走出去”拓展海外市場的一例。王經理所在公司也承擔了一部分建設項目。但就在不久前,中信集團宣布,對澳大利亞西部的鐵礦石開發項目實施最高17億美元的減損處理。

    在外界看來,鐵礦石價格下跌成為中信集團收益不斷縮水的直接原因。但縱觀這一項目“命途多舛”的發展過程,不難發現,中國企業“走出去”最為擔心的法律、人員管理等幾大問題,幾乎招招皆中。除卻鐵礦石價格持續低迷之故,中信股份和合作方之間圍繞鐵礦開采和利益分成等糾紛連連。據媒體報道,為了維護自身權益,中信股份一度向澳大利亞悉尼聯邦法院提起訴訟,但訴訟以及所有的反對意見均遭駁回。

    “其實,我認為中信集團的誠意很足,但吃虧就在前期準備還顯不夠。”對該項目有一定了解的王經理說,一方面,中方對澳大利亞當地的法律環境了解不夠深入,進而導致自身陷入被動;另一方面,對澳大利亞當地的交通和運輸環境、條件缺乏有效的實際調研,導致在項目建設過程中屢陷泥淖。

    而今,在“一帶一路”建設有力推進的背景下,國際產能合作不斷走向深入。鋼企“走出去”經驗日漸豐富,“前期準備不足”的情況是否得到了改善?“這是一個慢慢積累的過程,情況有一定好轉,但我認為還沒有發生質的變化。”王經理告訴記者,鐵礦石價格在波動,投資回報率走低,像俄羅斯、印尼、巴西等新興經濟體,日子也沒有想象中好過。鋼企走進這些市場尋求更大發展,尤其需要加大前期調研的力度,否則“走出去”的腳步會遭逢更多意料不到的牽絆。

    “加大前期投入之類的呼聲雖然很高,但相關企業人士對其重視程度還多有不足。”王經理分析道,前期投入的成本占比較高也是造成鋼企裹足不前的原因之一。

    “走出去”助競爭力提升

    伴隨“中國制造2025”和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有力推進,加之海內外市場需求的指引,鋼鐵企業“走出去”前景樂觀。鋼企“出海”挑戰和機遇并存,其中不乏成功的案例。如德龍鋼鐵集團先后在馬來西亞、泰國等地采取從貿易到加工到軋鋼,再到冶煉的從后到前的分步投資策略,有效規避了相關風險,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。同時,雙方還在政府支持下投資建設了鋼鐵工業園區,這種策略也獲得了外界的認可。

    “‘走出去’是中國鋼鐵行業由大變強的必由之路。”王經理說,雖然還有很多“必修課”,但海外廣闊的市場空間已成鋼企“走出去”的強勁推動力。“除了東南亞市場,以巴西、俄羅斯為代表的金磚國家也提出了與我方合作的意向。”

   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,有關“走出去”的內容依然醒目。李克強總理指出,2016年我國將繼續擴大國際產能合作。“堅持企業為主、政府推動、市場化運作,實施一批重大示范項目”、“落實和完善財稅金融支持政策,設立人民幣海外合作基金,用好雙邊產能合作基金”。

    “企業為主是必然的。”王經理說,打鐵還需自身硬。雖然有政策支持,調整結構、提高效率、提升競爭力仍然是企業努力的著力點。

    “出海”鋼企“以一帶多”

    近年來,在國際產能合作不斷走向縱深的背景下,鋼鐵行業“走出去”不乏亮點,甚至出現了“以一帶多”的局面。國際商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相關企業不僅僅到海外發展鋼鐵項目,他們還將觸角延展至酒店、路橋、市政等項目中;合作方式也不再局限于施工本身,還包括技術、裝備乃至標準“走出去”等。

    不久前,中冶京誠與聯泰國際集團聯泰企業有限公司簽署了《帕勞酒店項目EPC總承包框架協議》。據介紹,帕勞度假酒店項目的建設內容包括度假酒店、水上別墅、餐飲、商務會議中心、娛樂設施、停車場等相關配套設施,建筑主體擬采用中冶京誠新開發的戰略產品——新型模塊化建筑。

   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向國際商報記者表示,中冶京誠的前身是鋼鐵設計院,但以中冶京誠為代表的一些企業,其業務早就不局限在單一的鋼鐵老本行了。一方面,海外存在大量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,這是國內企業轉移優勢產能、拓展業務范圍的基礎;另一方面,隨著技術升級和結構調整的深入,中國的產品、裝備具備了“走出去”的實力,使國際產能合作走向縱深成為可能。“因而,這些公司將自己的業務擴展為多個模塊,如酒店、市政、房地產、路橋,力求在全球基建熱中分得一杯羹。”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根據簽署的協議,中冶京誠將負責帕勞項目的施工圖設計和施工總承包。

    不僅僅是去“施工”,這為創建升級版“走出去”提供了可能。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國強所言,我國大部分企業已具備總包能力,包括設計、融資、總包合同的實際完成額以每年20%~30%的速度增長。“最關鍵的是,我們的裝備跟著工程承包‘走出去’,中國一大批裝備帶到了全球。”

    “的確,我們自行設計和建造的高爐、熱風爐等裝備,也隨著項目工程走向了海外。”某工程公司的業務員告訴記者,這種由大變強的感覺是比較明顯的。以往,我們可能只專注設計和施工層面的東西。

    除了裝備,鋼鐵行業還在發力推行中國標準“走出去”。國際商報記者從中冶集團網站上了解到,以央企如何加快推進中國標準“走出去”為主題,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日前與中冶集團專門召開了研討會。中冶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,在鋼鐵和冶金建設方面,中冶集團已將產業布局逐漸向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轉移,越發凸顯中國標準的重要性。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也明確表示,鋼鐵與有色領域是國家重點推介的國際產能與裝備合作領域之一,中冶集團應發揮自身技術優勢,面向“一帶一路”國家確定好的示范項目,并通過示范項目建設帶動中國標準“走出去”、推進中國產能與裝備合作。“國家標準委也將在國際標準編制、示范基地建設等方面給予企業更多支持。”

    日本视频一区在线播放
  • <td id="00uus"><option id="00uus"></option></td>